Return to site

不懂编程的美术不是一个好作曲,喜欢跑展的游戏制作人大谷与他的《漫展模拟器》

· CiGA

一、

在贝尔格莱德的古堡上,有一群游客的身份有些特殊,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甚至说着不同的语言,一个共同的爱好一场展会把他们联系在了一起。站立在位于多瑙河与萨瓦河交界处眺望远方,从城墙的残垣破瓦能感受到这里曾受到战争饱经风霜。这群不同肤色的游客站在城墙上一边聊着这个城市的历史,一边还在讨论着之前彼此试玩的游戏。

Casual Connect是欧美一个比较知名的游戏展,每一年都会在欧美的一些地方举办分展,这一次正好是在塞尔维亚。《漫展模拟器》入选了这个展会的Indie Prize环节,于是《漫展模拟器》的制作人大谷就带着自己的游戏,来到了这个战斗民族的国度,看看这里的开发者与玩家是什么样子的。

在展会上大谷遇到了一个塞尔维亚本地开发者,他开发了一款名为《Scheming Through The Zombie Apocalypse》的游戏,讲述了兔子推销员在僵尸世界末日里仍然不思进取坑蒙拐骗的欢乐向故事。当开发者听说大谷是中国人之后,兴奋地告诉大谷,曾有一位名叫“逆风笑”的国人游戏主播解说了《STTZA》,直接促使一大批中国玩家一夜之间在Steam上购买刷屏支持了他的游戏——这着实让他感受到了来自东方神秘的力量……

这次塞尔维亚之行,大谷还与一名土耳其开发者成为了朋友。这名土耳其开发者身份是支援边疆的计算机老师,而他支援的边疆就处在叙利亚边境。在那个动荡的边境地区,那里的父母更希望孩子掌握一些实用的生活技能。这位土耳其朋友光是说服孩子们学习计算机就竭尽所能,更不用提教授游戏开发了。所以,这恐怕也是之后几年里他以游戏开发者身份进行的最后旅程了(为了回来找大谷他们合影甚至错过了飞机……)。提到这里,大谷许下了愿世界永远和平的愿望。

二、

贝尔格莱德的故事只是大谷跑展旅途的一个缩影,从国内到海外,大谷跑过很多展,也很喜欢跑展。在展会上大谷能遇到各式各样有趣的开发者与玩家,热情开朗的大谷也总是能和别人迅速结成朋友。

如今提到大谷的名字,游戏圈内的朋友都能马上反应过来这是《漫展模拟器》的作者。漫展两个字已经在大谷的人生里打上了一个重要的标签。而很多人不知道,大谷与展会的渊源由来已久。

其实大谷在大学时期学的专业就是策展相关,当时的他已经自行开发捣鼓了不少小游戏,《漫展模拟器》的创意在2012年就已经初具规模。那年大谷参加了一个哥们DCZLD在北京办的“贼船”漫展,现场摆摊卖自己的《Eddy紫》游戏光碟。头一次参与这种活动的大谷一下就被展会的氛围所吸引,看着做音乐的摊主们在展会上卖着自己的专辑、做游戏的卖着自己的游戏和周边,时不时还有几个摊位上在进行签绘,各种Coser穿行其间。这一刻,大谷感受到了漫展的爱,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就如同独立游戏最本真的想法一样。

在展会结束后,大谷与DCZLD交流了一下做个漫展模拟经营游戏的想法。这就是《漫展模拟器》最初的雏形。漫展模拟器的想法在大谷的脑海里一躺就是5年。在纽约留学归国期间,大谷参加了WePlay游戏文化展,在现场的各个摊位上他再次感受到了对于展会的爱,再加上纽约留学的经历让大谷觉得时机成熟,《漫展模拟器》项目正式启动。

 

三、

2019年已经是大谷在纽约生活的第5年,结束了2年在纽约视觉艺术学校的研究生学习,如今的大谷是在纽约生活的一名独立游戏开发者。大谷在海外的生活主要分为开发游戏与参加展会两个部分,而自家客厅就是他的办公环境。

开发游戏时,大谷身兼数职,策划、程序、美术、音乐,全部由他一人包办。好处是没有繁琐的会议与沟通的过程,坏处嘛,总是想做的太多而怕项目进度跟不上。很多人觉得大谷是个全才,而在大谷看来艺术都是相通的。

(大谷参与作曲的一些动画)

钢琴演奏的音乐和绘画相通,绘画就像是把时间轴压到二维的音乐。一幅油画中的每个笔画就好比音乐中的每个音符,节奏感、旋律、饱和度的概念在这两者间同时存在。尽管编程更理性,但也有理性框架的美。在闲聊中,大谷推荐了一本康定斯基的《论艺术的精神》,并表示康定斯基是个有通感的人,可以从音乐里看到色彩。而对于大谷来说,编程、绘画、音乐,也都有着共同的色彩,构筑出名为游戏的艺术世界。

(大谷小时候的FLASH动画黑历史)

5岁开始学钢琴的经历让大谷在初中一年级时就尝试了自己给自己做的Flash动画演奏即兴配乐。而随着成长,从业余爱好逐渐升级到专业领域,大谷凭借作曲这一技之长在纽约为很多动画制作人和艺术家朋友们写过曲子。可以说,在《漫展模拟器》签下发行之前,大谷除了众筹玩家提供的支持之外,主要就是靠之前这两年作曲攒下的收入来支撑。不过问及动画与游戏更喜欢哪个的时候,大谷还是选择了游戏。大谷觉得游戏的交互性更强,自由度更大,也是他更得心应手的艺术表现形式。

四、

大谷成长在一个北京的家庭,三岁的时候,他的家里有了第一台电脑。如今大谷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玩《命令与征服》,以及躲在椅子背后偷瞄妈妈玩《德军总部3D》痛打最终Boss的模样。再比如那时接触的《Doom》系列,以至于让他现在还清晰记得IDDQD、IDKFA这两个作弊密码……

从小喜欢游戏的大谷,在初中阶段就自己捣鼓起动画和游戏。从0基础开始,甚至他最初制作的Flash“游戏”一行代码都没有,就是个按钮元件组成的仿《VR特警》动画。自己翻书看教程、代码辞典,大谷的编程与绘画的底子就这样慢慢扎下了。在出国后大谷又自学了UNITY,旁听和选修了纽约视觉艺术学校许多美术相关的课程,配合上从小学钢琴打下的基础,自此大谷的编程、绘画、音乐技能点算是都点出来了。

(《漫展模拟器》众筹结束贺图)

关于未来,大谷表示自己在美国还有几年的签证,想在外面看看再多认识一些开发者。在那之后?总归是要回国的。尽管是一个全才,大谷表示回国之后也会考虑一下组队一起开发。

关于《漫展模拟器》,大谷希望今年夏天游戏能与玩家们见面,而在那之后他还会继续开发自己的《Eddy紫》系列。Eddy系列和《漫展模拟器》风格迥异,源自高中时候对《梦日记》这些RPG经典作品的喜爱,秉承了猎奇与童趣的奇妙结合。等到《漫展模拟器》开发完成之后,大谷就要继续回归补完Eddy的世界观了~

就在采访期间,大谷表示自己正在准备参加美国旧金山举办的游戏开发者大会GDC。独立开发、跑展,这仍旧会是未来一段时间大谷生活的主旋律。身为北京人在纽约,大谷并不孤独,不管在世界哪个国家的动漫或是游戏展,他总能和人打成一片,和小伙伴们一起分享彼此的创作经历。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