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Global Game Jam厦门站的缺席,你所不知道的《纽扣兄弟》团队之“沉浮”

· CiGA

临近1月的尾声,对于全世界的游戏开发者们来说,又将是一场狂欢的派对。全球最大的线下Game Jam活动Global Game Jam即将在1月25-27日举办。中国区的各个站点都已经开始了报名,而当厦门的开发者们询问今年Global Game Jam厦门站的情况时,才知道今年的Global Game Jam,缺席了厦门站的身影……

一、

Game Jam作为一种游戏极限开发的挑战形式,要求开发者们在限定时间(通常为48小时)根据给出的主题,完成一款包含核心玩法的游戏Demo。这种活动形式在传入中国之后,近几年也越来越受到游戏开发者们的追捧。无论是全球最大的线下Game Jam活动Global Game Jam,还是由CiGA中国独立游戏联盟举办的CiGA Game Jam,均吸引了大量热爱游戏的开发者们前来挑战。

(2018 CiGA Game Jam厦门站)

说起厦门的Game Jam活动,必定绕不开李远扬这个名字。相信很多开发者与游戏玩家,听到李远扬这个名字以及他的团队地心游戏,第一个反应是《纽扣兄弟》这款游戏。而他们的另一个身份,则除了厦门本地的开发者之外鲜有人知——那就是Global Game Jam与CiGA Game Jam厦门站的协办方。

李远扬与Game Jam的因缘还要追溯到2013年,从地心游戏成立的故事说起。当时的李远扬还是一个数字媒体游戏专业的毕业生,和绝大多数的游戏专业的毕业生一样,想要毕业之后制作出属于自己的游戏。大学的游戏专业有一点好处,就是大学期间同学们就已经是一个团队。因此当大学毕业之际,同学们纷纷手握网易、腾讯这些大厂的offer的时候,不愿看着伙伴们各奔东西的李远扬,成立了地心游戏工作室。在李远扬的号召下,昔日的同学们放弃了来自大厂的offer,与李远扬一起在地心游戏工作室,想要尝试研发属于自己的游戏。

(如今地心游戏的工作环境)

正如很多修仙游戏的主角一样,功力的修行并非一步登天。地心游戏成立之后,也经历了一段2年的蛰伏期。在团队成立的前两年,地心游戏陆陆续续接了一些外包的项目,却始终没有属于自己的游戏。一群大学应届生创立的东西,没有什么人脉与独立游戏开发者的圈子亦没有什么交集,只能像一个外包公司一样靠接单维持正常的运转。

对于李远洋与地心游戏来说,参加了2015年的Ludum Dare 34,改变了整个公司的轨迹……

二、

Ludum Dare 34,即第34届Ludum Dare活动。作为游戏圈内历史最悠久的Game Jam活动之一,Ludum Dare在全球的游戏开发者中都有着深远的影响力。在团队内一个华裔小伙伴的安利下,李远扬觉得2年的技术积累,地心游戏是到了该破茧而出的时候了。又听说自己崇拜的游戏制作人deepnight也会参加Ludum Dare,抱着可以和自己偶像同场竞技的心态,李远扬率领地心游戏报名参加了Ludum Dare 34。

(《纽扣兄弟》的进化历程)

那一届Ludum Dare的主题是“Two Buttons”,一群人在一番脑洞之后,便有了《纽扣兄弟》最早的原型设计。地心游戏的小伙伴们将“Two Buttons”的主题理解成两粒纽扣,设计了两种不同颜色的纽扣拟人,两名玩家通过各自操作两种不用颜色的纽扣,破解谜题完成平台游戏闯关。像素风的设计以及party game的协力创意,让地心游戏获得了全球24名的排名。这不但是当时华人制作者参赛以来的历史最好成绩,也让地心游戏的名字真正挤进了中国游戏开发圈子的身影,让圈内的开发者们都记住了地心游戏以及李远扬的名字。

(《纽扣兄弟》参与各种展会活动)

李远扬事后回忆起当年的Ludum Dare,还是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心情。若不是参加了Ludum Dare,就不会有《纽扣兄弟》这款游戏的诞生,地心游戏也不会是现在的模样。或许是Game Jam这种活动形式,和李远扬的人生有过深刻的交汇,当2017年李远扬听说全球最大的线下Game Jam活动,Global Game Jam中国区在寻找厦门地区协办方的时候,李远扬与地心游戏,义无反顾的接下了这项“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三、

作为一个游戏开发的团队,承办Game Jam活动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好处。事实上走出厦门以外,其它地区的开发者都很少知道原来厦门区的协办是地心游戏。恰恰相反,每年的Global Game Jam与CiGA Game Jam,地心游戏都要自己倒贴财力与人力,甚至不惜影响到自己游戏的开发进度。

(2018 Global Game Jam厦门站的奖品)

从场地的选择到志愿者的招募,前期的报名统计到现场物料的准备,一场48小时的活动协办方要付出的远比参加者看到的要多的多。受迫于资金的压力,厦门站的Game Jam活动现场只能准备一些简单的零食与饮料。尽管如此,现场还会设置一些小奖品。从miniFC到各种手办周边,精心挑选各种开发者们喜爱的奖品,只为能更好的激发开发者们的创意。

(2017年CiGA Game Jam厦门站)

因此,当厦门的开发者们,听说今年Global Game Jam缺席的那一刻,都感到十分的意外。很多人只看到《纽扣兄弟》在APP SOTRE的首页获得了推荐,却不知地心游戏的财政已经捉襟见肘,金钱的压力大到已经无法负荷起一届Game Jam活动的举办。Game Jam活动之前先后获得过一些游戏公司的支持,但对于一个致力于优化氛围和生态的活动来说,想要获得一个长期的持续支持并非容易的事情。这次厦门站李远扬曾经联系过许多游戏大厂,希望对方能够给到一些经济上的赞助。但赞助Game Jam活动的效应很难用短期的回报去衡量,接触了几家之后赞助最后一直没落实下来,也最终导致了今年Global Game Jam厦门站的缺席。

提到厦门站的缺席,李远扬多次用了惭愧这个词,表示目前公司的财力与精力实在是很难继续做这件事情,同时也希望其他有能力的游戏公司可以给到这种活动支持。

四、

好在,对于李远扬与地心游戏来说,总算是活了下来。独立游戏不像是氪金手游,一上线就有大量的流水。尽管《纽扣兄弟》获得了APP STORE首页的推荐,公司的资金链也刚刚过了扭亏为盈的边缘。

伴随着《纽扣兄弟》iOS版的上线,地心游戏团队也开始了人员的招募,为新的项目着手准备。尽管目前手机版本更加注重单人模式,在上周最新更新的Steam版本中,已经加入了纽扣对战的更新。一切都慢慢向着好的地方在发展。

李远扬没有忘记《纽扣兄弟》是一款Party Game的初衷,正如他也一直惦记着Game Jam一样。虽然这次没能协办GGJ厦门区,李远扬还是以CiGA福建区分舵主的名义在帮忙。就如同参加Ludum Dare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帮助一样,李远扬还是希望能够通过Game Jam这种活动形式,帮助更多开发者创作出有趣的游戏。

对于李远洋与地心游戏来说,这一次厦门站只是短暂的缺席。在他的眼中,有一个更加理想的Game Jam的形态。李远扬觉得,未来国内的Game Jam,需要有很多的明星jammer带领着大家。就像是当年自己憧憬着deepnight而参加Ludum Dare,在那之后deepnight参与了《死亡细胞》而李远扬则开发了《纽扣兄弟》。已经有所名气的国内开发者们,不该去惧怕与新人们去竞争,而是应该以前辈的身份去引领着新的jammer们来参与这样一个活动,创造出更多有创意的游戏。

(李远扬正在拍摄的纪录片,暂定名为《沉浮》)

在采访的最后,李远扬透露了自己最近也在拍一个有关中国游戏开发者的纪录片,希望能以自己的视角去记录一些东西,用另一种方式为中国的游戏开发者们助力。

李远扬与地心游戏的故事,只是Game Jam中国组织者情况的一个缩影。其实全国其他Game Jam的站点情况也是大同小异,大家都是贴上自己的时间和金钱在做这件事情,只为了让更多对游戏开发有热情和想法的开发者们,能够更便利的加入到这项活动中来。

Game Jam这项活动形式引入中国以来,从最早的一个城市几十人参加,到现在全国7-8个城市1500人左右,仅仅只用了3年时间。预计2019年Global Game Jam与CiGA Game Jam报名人数会突破之前的数字。这两年许多学生群体参与到了Game Jam的活动,更有高校也开始重视实际的开发体验组织学生参与到这类活动中来。而参与人数的增加,则意味着活动成本与组织管理成本的提升。在文章的最后,希望所有参与Game Jam活动的参加者们,能从现场设备摆放、环境清理、秩序维护等小事做起,一起参与这项活动,通过所有人的努力让Game Jam这项活动越办越好。

对于游戏开发环境存在差异和距离,对游戏和游戏开发的认知还在发展阶段的这里来说,通过Game Jam活动能让更多人,更好的了解和理解游戏开发并体验游戏开发,就是这个活动最大的意义。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